专家:给网红打赏相当于是给猴子香蕉

摘自: 中国经营报| 2016-08-15 09:05:13|

(原标题:专家:给网红打赏=给猴子香蕉)

  金钱换来的虚拟礼物,划过王石、papi酱、傅园慧的脸。屏幕另一侧,动辄就有数千万人盯着这一切。商机还远不止于此,随着资本推动,产业链正在延伸、成熟,竞争亦因此变得更加激烈。参与者遵循着“网红”的逻辑急于占地为王,尽管他们的口号依然是内容为王。

  相比于电视台直播和传统造星系统,他们有着更明确、更便捷、或许也更真诚的目标和操作方式,也更急迫地等待着胜败的到来。

  一线调查

  直播网红:那些“昂贵的香蕉”

  “不要再送我东西了!”傅园慧一再重复道,但礼物不时飘过屏幕。2016年8月10日晚,这位“洪荒”少女直播一小时,收到30多万元礼物——不同于电视,手机屏幕上实时显示着观众数:1000多万人!他们都将看到送礼者的名字,多么超值的广告。

  整容、发呆、暴吃……相比于傅园慧,更多直播者费尽心思,却难以变红。而大量名带“互娱”字眼的企业,已经在屏幕两端,刺刀见红。

  7.1亿网民,3.25亿看过直播,这是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截止到2016年6月的调查数据。虚拟礼物,只是这个市场最浅显的商业。都在大喊内容为王,但更多人深知那些看上去很Low的东西,更迎合人性,也更能抢占市场。

  “这和看猴子时扔个香蕉没有区别”,心理学上很容易解释的娱乐消费,被直播全面引爆。业界人士向记者表示,更简化的技术和更好的互动性,以及下行的经济环境,让直播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千亿级风口。

  但成败,正在此时决定着,在监管利剑面前,那些真真假假的“内容为王”者,都在实实在在地“占地为王”,毕竟,拥有了更多追随者,才会有更大的话语权、资本,也认可这种“网红”的逻辑。

专家:给网红打赏相当于是给猴子香蕉

 

  先行者死的启示

  4G网络下,电视台专有的直播技术,瞬间全民化。过去一年,被认为是中国直播新时段。

  “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心理学科普作家、PsyEyes主笔唐映红告诉记者,本质上讲,几十年前,国外电视台就在玩直播真人秀,当然,这始终是个高收视率节目类型。“网络直播不过是将过去需要复杂、专业的大型电视直播,改变为更简单、便捷的个人网络直播罢了。”

   在国内,YY秀场、六间房、9158是最早一批从个人网络做直播业务的公司。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内部研究人员向记者表示,虽然直播业务在中国已经开展 了多年,但是受限于直播技术不成熟和内容质量良莠不齐,一直未能获得用户重视。“自2015年开始,光纤和移动4G网络逐渐普及、上网资费降低、流媒体直 播技术日益成熟,为网络直播的繁荣奠定了基础。”

  实际上,真正最早引爆“视频直播”概念的,是来自于美国的一家创业公司的产品:Meerkat。这家创业公司的视频直播产品于2015年2月上线,比国内的映客早了三个月的时间,并且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就实现了Twitter的火速上线,拉开了直播大战的序幕。

  按照应有的故事情节的发展,Meerkat现在本应该做成了行业老大,但是就在今年三月,Meerkat上线仅一年之后,剧情出现了反转:创始人宣布公司转型,放弃对Meerkat的研发投入。

  要知道,在Meerkat决定放弃直播市场的时候,其视频直播的观看量仍一直处在增长的状态。但是进一步分析却发现,观看量在上涨,实际的直播者人数却早在2015年5月达到了顶峰,之后便再没有上升。

  Meerkat开创了视频直播的浪潮,却自身陷入了难以良性运转的窘境。有投资人表示:这个市场并不缺想要来看直播视频的用户,真正缺的是能持续直播好内容的人和机构。

  这个问题也正摆在国内移动视频直播创业公司的面前,纵观目前国内的视频直播内容,多以美女主播的才艺展示来吸引粉丝,直播内容同质化倾向严重。

  吃瓜群众“被套路”

  美女网红做主播,“屌丝”宅男看直播,这可以简单地概括为当下网络直播的组合模式。

  此前曾有调查显示,看直播的人大部分都是二三线城市的男青年,也就是一些宅男和“屌丝”,当然,农民工和土豪群体也是直播的忠实粉丝。

  长达3个小时的时间里,韩国女主播李秀彬一直坐在椅子上吃饼干,这一直播内容吸引了10万网民驻足观看。

  之前曾有弹幕网站进行了一次网络直播实验,主播们在连续十几天的直播里吃饭、发呆、打游戏、睡觉,而观看这个直播的人数累计超过了3000万。

  “她们(粉丝)就是爱看我笑。”2016微博红人节第一名主播冯朗朗(男)告诉记者。

  “任何诉诸大众的内容必然浅薄化和平庸化,围观的粉丝无须知识背景,无须理解能力就能积极地参与其间,并获得快乐。”唐映红表示。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对美女的感官需求和人性天然的窥私欲激发了观众的荷尔蒙,不少观众长期泡在自己心怡的主播房间,甚至为了主播的“嫣然一笑”不惜豪掷千金。

  “看直播时打赏,跟看猴子忍不住扔点食物什么的没有本质的区别;但一次打赏就动辄几千、上万元,无非就几种情形:A、爷有钱;B、爷是托;C、爷是有钱的托。普通粉丝要这么打赏,那就得考虑精神人格的问题。”唐映红告诉记者。

[ 查看全文 ]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1

本文相关推荐

精彩图集

精彩文章

她们等待日本人的道歉,日本人等待她们自然死亡

有这样一个群体,她们曾经遭遇的不堪,人们永远无法感同身受。她们是“慰安妇”如果不是一部电影,大概人们...

08月15日 17:03

被诬陷猥亵少女的李炳鑫,背上有锅印着:键盘即正义

转发这篇文章,你就是网络暴力的推手和谣言的传播者;不转?那你就是冷血旁观的路人,今天你沉默,明天无人...

08月15日 17:03

手机正悄悄把你的所有喜好广播给社交圈子

社交网络上其实还存在另外一种隐私泄露。它给你带来的虽然不是无止境的电话和短信骚扰,但可能会在你的熟人...

08月15日 17:03

不是马云!一个浙江老板,当了8分钟世界首富

一家名为“海亮教育”的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公司老总冯海良从财富榜第642位火箭一般登上第一的“宝座”,...

08月15日 17:03

“神奇手语猩猩”背后的真相:他的晚年,真有那么凄惨吗?

亚特兰大动物园有一只神奇的红毛猩猩,他叫Chantek。你可能不认识他,但想想《猿族崛起》里的那位会...

08月15日 17:03
oumin@189.cn kanmiaochen@21cn.com liyg@21cnsales.com ibm2012cd@21cn.com Athena_1a@21cn.com 1994004509@qq.com Athena_1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