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OFO:恶意破坏共享单车非主流 自媒体爱炒作

来源:新华网| 2017-02-24 18:00:24| 作者:尹平平

  (原标题:被夸大与炒作的“恶意破坏共享单车”)

2月1日拍摄的济南街头停放的智能共享单车。(资料照片) 新华社记者朱峥摄

  ■“有可能是个别自媒体为追求‘10万+’的阅读数据,把全国极端情况集中列在一起,甚至夸张处理了”

  ■根据在北上广深推广的经验,随着用户数量的增长和单车投放力度的加大,破坏现象会逐步减少

  ■“是我们公司自己的管理和宣传出了问题,不能说三四线城市的人素质低”

  ■恶意破坏共享单车的群体相对固定,主要是黑车、黑摩的司机。因为共享单车“抢”了他们的生意

  ■“中国人的素质其实是被低估的。我们的体会是:只要提供合理的停车位,对正面行为适当鼓励,对不当行为进行有效处理,用户对摩拜主动爱护的实例俯拾皆是”

  ■摩拜和OFO都明确表示,不会因为现有的不文明用车现象,就在未来将“无桩”退化成“有桩”

  ■无桩共享单车是中国的独创,尚未有国际经验可以借鉴,“中国应该给世界拿出经验”

  近日,一篇关于共享单车的微信文章,刷爆了各类人群的朋友圈,内容主要是图片:

  图片中,各色各品牌的共享单车,命运悲惨之至。主要分两种,一种是破坏:拔掉座椅的、座椅上扎针的、卸轮胎的、拆脚蹬子的、涂改号码牌的;另一种基本可以算是盗窃了:挂树上的、扔河里的、推家里的、上私锁的,把小黄车刷漆改装成小红车、小紫车、小黑车之后占为己有的。

  与此同时,媒体或自媒体上,近来频现类似新闻:《硕博连读大学生偷共享单车》《月入过万研究生喷漆私占共享单车》……有人据此断言“凭国人现在的素质,共享经济我们还玩儿不起”。

  然而,极端不文明使用共享单车的情况,真的比比皆是吗?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破坏共享单车呢?恶意破坏会压垮共享单车企业吗?对于破坏共享单车的行为,除了感叹“素质”,我们就无能为力了吗?

  在调查过程中,摩拜单车上海总经理姚呈武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有可能是个别自媒体为追求‘10万+’的阅读数据,把全国极端情况集中列在一起,甚至夸张处理了。”

  恶意破坏共享单车并非主流

  “不文明使用的现象在新进入的城市会有一些”“总体的破坏趋势是在下降的”

  经过一周左右时间,《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对北京、上海、武汉、长沙、青岛等地众多市民和共享单车使用者进行了采访。受访者都表示曾见过违规乱停的共享单车,比如停进自己单位大院、公司写字楼或者自家小区里。但是,微信文章提到的那种把共享单车挂树上、扔河里,或者刷漆私占、往座椅上扎针、乱贴二维码骗钱等非常极端的破坏现象,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没有任何受访者表示自己曾亲眼所见。

  摩拜单车上海总经理姚呈武对《新华每日电讯》说,他们在看到上述现象后,都在第一时间,根据图片中的环境和车牌信息,去寻找了具体车辆进行调查,但并没有发现有往座椅上扎针,或者在车辆本身的二维码上再贴一层二维码骗钱的情况。

  目前街头最常见的受损共享单车,多来自OFO公司,即俗称的“小黄车”。尤其是第一代OFO,有不少是将市民家的废旧自行车进行回收改造,没做过太多特殊处理。无论是轮胎还是座椅等零部件,相对来说都比较容易拆卸。再加上没有定位,一旦车牌上的号码被涂改,连举报都难。

  即使如此,OFO公司相关负责人史少晨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被破坏的车辆在全部运营车辆当中的占比极小。“目前车辆损坏率在1%以下,而全国的OFO共享单车已经超过100万辆。”对于具体的车辆破损数字,摩拜方面表示:不方便透露。“但总体的破坏趋势是在下降的”,摩拜北京总经理邢林说,“不文明使用的现象在新进入的城市会有一些。”

  目前,OFO已经进入了全国35座城市,摩拜已经进入了全国22座城市。每新进入一座城市,过不了几天,就会有当地媒体报道车辆严重违停、破损的新闻。但摩拜北京总经理邢林表示,根据从去年开始陆续在北上广深推广的经验,随着用户数量的增长和单车投放力度的加大,破坏现象会逐步减少。“说明各地市民对共享单车有一个接受的过程。”

  2月中旬,有媒体曝出:福建省莆田市一家名为KALA单车的共享单车企业,拿到投资后下单了5000辆机械锁的共享单车。今年1月25日开始,KALA单车在莆田投放了667辆,想趁春节出外务工的人都返乡时火一把。可在19天的时间里,有510辆失踪。因为没有定位,团队跑遍全城只找回了157辆车,丢车率高达76.5%,投资人被吓得果断撤资,KALA单车在2月13日停止服务,上演了一场方生方死的“悲剧”。

  真的如此不堪?《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联系到KALA单车的创始人林斌。林斌告诉记者说,KALA单车的事情经媒体报道后,很多用户主动找上门来还车,其中多数人都表示自己此前不知道共享单车不可以骑回自家小区,也不知道到底停在哪里才算合规,并不是故意偷车。截至记者发稿时,第一批投放的KALA单车已经找回来了7成,其中被破坏的车辆占比极低。

  “所以总的来说,还是我们公司自己的管理和宣传出了问题,不能因此就说我们三四线小城市的人素质低。”林斌再三对记者强调。

  什么人、为什么破坏共享单车

  北京治安大队已经成立了共享单车恶意破坏的专案组,打击共享单车盗窃、恶意破坏行为

  摩拜单车面世的早期,有一些人蓄意破坏单车,是因为好奇。

  家住北京市西城区新街口地区的成先生接受《新华每日电讯》采访时承认,自己就曾“拆过摩拜”。成先生退休前曾是公交系统的维修工人,对新发明总是特别感兴趣,看到路边出现了没有链条、不用打气的自行车,非常好奇,就摸黑拆过一辆车的部分零件,拿回家研究。“第二天想给人家安回去,发现原来位置那辆车已经不见了,车肯定是废了,我挺后悔的。”成先生说。

  不过,这种原因造成的破坏,随着共享单车的普及,已经越来越少。而且,如果不是成先生这种“技术人员”,像摩拜这样的共享单车,其实并不好拆。“在车身设计上,摩拜单车的所有零部件都是非标准件。有人可能想拆了给自己的车安上,或者拆了卖钱,可是摩拜单车的零件一般的自行车用不了,就算卖也没人买。”邢林说。

  在破坏共享单车的各种情况当中,给人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各色各品牌的共享单车被胡乱集中扔到一起,堆成小山一样。姚呈武和史少晨都告诉《新华每日电讯》,根据他们的调查,恶意破坏共享单车的群体相对固定,主要是黑车、黑摩的司机。因为在共享单车出现之前,多是由黑车和黑摩的解决“最后一公里”,共享单车“抢”了他们的生意,所以在部分城市的个别区域,会有集中破坏的情况出现。

  也曾有占道经营的小摊贩集中破坏过共享单车,因为共享单车“占”了自己的地盘。2月17日,在济南市济泺路泺口服装市场附近一公交站牌旁边,十余辆摩拜单车被胡乱堆叠在一起。警方通过现场监控录像及走访周边市民,发现是在附近卖报的李某干的。因为共享单车的集中摆放,影响了自己摆摊,李某把这些单车堆叠在一边泄愤。警方依法将李某行政拘留。后李某懊悔不已,表示道歉。

  另据邢林介绍,在个别写字楼或者产业园区附近,也曾出现过物业集中扣留、堆积共享单车的情况。“主要是在一些写字楼、产业园区的规划设计中,并没有规划出自行车的停放区域。物业因为管理等各类原因,阻止共享单车的进入或停放,甚至干脆集中扣留。”

  “但上述这些问题,通过我们的积极沟通,在各地政府的协助下,都解决了。”邢林告诉《新华每日电讯》,目前,北京治安大队已经成立了共享单车恶意破坏的专案组,打击共享单车盗窃、恶意破坏行为;济南公安局也发布了关于严厉打击破坏共享单车运行秩序违法行为的通告。

  没被压垮,共享单车仍是投资风口

  “比起破坏车带来的损失,我们收获更多的是感动”

  《共享单车,真是一面很好的国民照妖镜》的热传,引来舆论热切关注。无论是关于国民素质高低的评论,还是关于共享单车发展未来的探讨,近来频现各类媒体。甚至有人悲观断言“共享单车在此刻的中国恐难发展”。

  然而,敏感的投资机构却不为所动,共享单车仍是他们眼中的风口。2月21日,摩拜单车宣布:获得来自新加坡投资公司淡马锡的D轮后新融资;同时,此前领投摩拜C轮的高瓴资本再次追加投资。至此,今年以来,摩拜单车累计融资额已超3亿美元。

  即使是位于福建莆田的那个体量极小、开张19天就关门整顿的KALA单车,在因丢车被报道后,反而吸引到不少投资人的注意。林斌告诉《新华每日电讯》,截至记者发稿时,已经先后有10家左右的投资人或投资机构找上门来,表示要融资助推KALA单车东山再起。

  林斌认为,投资人看中的,不是共享单车的丢失破损情况,而是他们的运营数据:在仅有667辆共享单车的19天里,莆田已经有两千八百多名交了押金的注册用户,骑行总记录是四万八千多次。“说明即使是在我们这种小城市,共享单车的需求也是旺盛的。”

  共享单车企业的扩张,也仍在继续。2月17日,OFO已经进入我国最南端的省份海南省的海口市,进入城市达到35座,全国OFO共享单车数量超过100万辆。

  与此同时,“小黄车”被破坏的惨相仍然频现报端。“我感觉这些共享单车企业就是一味地在‘摊大饼’,拿到融资就只顾红着眼往新的城市扩张、跑马圈地,没有及时做好后期的车辆维护。”家住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地区的市民金女士接受《新华每日电讯》采访时的态度,在使用者当中,很具有代表性。

  “我们也才刚成立了两年多,依然处于快速成长期。各地用户对于新鲜事物的接受度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我们能做的就是虚心接受批评和建议,不断提高城市的覆盖密度和运维效率,让大家随时随地有车骑。”史少晨解释道,OFO在全国35座城市的每个指定区域都配备了专门团队、建立车辆维保服务制度,并负责停放秩序管理。

  摩拜则是通过技术和信用分制度的强化,引导用户文明用车。姚呈武告诉记者:“摩拜的GPS智能锁,现在不仅可以做到车辆的实时定位,还能在车辆遇到非正常移动时,发出报警,有助于我们第一时间了解车辆状况,保证车辆和用户的安全。”

  摩拜的信用分机制,则是指每位用户注册后都有100分的起始信用分,每次文明骑行加1分;举报不文明现象也加1分;因违停等不文明使用被举报,经核实后扣20分。

  “中国人的素质其实是被低估的。我们的体会是:只要提供合理的停车位,对正面行为适当鼓励,对不当行为进行有效处理,用户对摩拜主动爱护的实例俯拾皆是。比起破坏车带来的损失,我们收获更多的是感动。”姚呈武对《新华每日电讯》说。

  自发解救受困单车的“猎人”们

  在摩拜用户当中,逐渐自发形成了一个专门举报不文明用车行为的组织,他们自称“摩拜猎人”

  姚呈武介绍,在去年摩拜刚进驻上海时,曾有一个用户因不了解使用规则,被扣到只剩61分。一般情况下,一旦有用户信用分低于80分,他就会删除APP不再使用,也不会损失什么。而这个61分用户,却靠自己一次又一次地举报不文明使用摩拜单车的情况,为自己攒回到80分以上,重新正常使用。姚呈武他们联系到这名用户,对方说:“就是知道自己之前做错了,想要做点什么弥补。”

  由于有举报功能,在摩拜用户当中,逐渐自发形成了一个专门举报不文明用车行为的组织,他们自称“摩拜猎人”。庄骥是“猎人”群的群主。去年5月,他就职的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附近,开始出现了40多辆摩拜单车,解决了到距离博物馆最近的地铁站长达1.5公里的路程。他于是成为摩拜早期的忠实拥趸。

  当他发现开始有私锁、违停等不文明使用摩拜的现象出现后,曾有过15年当兵经历的庄骥,正义感顿时被激发,他开始了举报单车违停的行动。一个夏天,庄骥就举报了200多辆违停的摩拜单车。期间他遇到了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于是组建了一个微信群,群名就叫“摩拜猎人”。随着摩拜单车往全国多座城市的推广,各地都陆续开始有了“摩拜猎人”。目前,全国各地已经有超过100个“摩拜猎人”。

  “摩拜猎人”和摩拜官方几乎没什么直接联系,组织者庄骥认为这样才能保持他们足够的独立和“打猎”的热情。尽管是一个纯粹的民间自发组织,但“摩拜猎人”内部却有严格的架构和要求。要想加入单车猎人,首先要进入实习猎人群。在实习群里,会有“老猎人”指导你举报违停的技巧。

  “打猎”解救“受困”共享单车,并不是“随手拍”那么简单。除了取证时拍照要拍清楚车身号码牌,还要多角度拍清楚周围环境,以便证明确为违停,或者方便维修师傅前来维修。如果是违停,要在举报后,把共享单车骑到规范的停车区域,才算一次完整的“打猎”。而直到摩拜信用积分因使用和举报累积达到600分,并经系列考核通过之后,才能获批正式成为“摩拜猎人”的一员。

  去年11月加入的高振超,是全北京的第二个“摩拜猎人”,全国的第32个。他当“猎人”最开始也是因为自己找不到车,用车不方便。现在高振超每天中午都会到单位附近的各个小区“扫荡”;晚上则带着强光手电筒在自家小区里“围剿”;即使是上班期间短暂的因公外出,无论走到哪儿,他也都会打开摩拜APP,根据地图找车“狙击”一圈。

  高振超不光自己“打猎”,还积极“发展下线”。“因为整天看到那种报道,感觉不文明用车的现象越来越严重。靠我们一两个人孤军奋战不够,真的挺着急的。现在各地都有共享单车,都有‘猎人’了,‘北京队’不能输啊!所以最近在积极寻找新人。”这个27岁自称有骑士精神的小伙子笑着说。

  张天宇就是被高振超这个“星探”发现的,她是北京第一名“女猎人”。这个90后姑娘工作和生活都在北京大兴的亦庄地区。作为经济开发区,亦庄相对地广人稀车少,“打猎”要比城六区花的时间精力更多,张天宇靠早起晚睡来弥补。“打猎是会上瘾的,你知道吗?哪天没打会觉得今天没完成作业。”张天宇对《新华每日电讯》说。

  对于较为频现的各种不文明用车现象,百八十个“猎人”们的努力看似杯水车薪,“但是不要以为单个一次的举报是没用的。”高振超说,由于他经常在单位附近小区“打猎”,现在附近的违停现象已经明显下降。

  而根据自己这半年来的“打猎”经验,在他所见到过的不文明用车情况中,恶意破坏的不到20%。张天宇告诉《新华每日电讯》,有一次自己在一辆辆将解救出来的摩拜单车往路边摆放整齐时,会有小学生主动来给她帮忙。

  中国应给世界拿出共享经济经验

  无桩共享单车是中国的独创,这不仅是商业模式创新,而且也需要城市管理制度模式创新

  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新兴城镇化智库主任诸大建认为,相对于曾经的拥有经济,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是新鲜事物,人们在技术、制度、观念、行为层面等都还不适应。“共享单车面世,毕竟才一两年。我相信80%的人都会同意,新事物在一开始的时候是不完美的。但人都是可变的,也是需要引导的,肯定会去调节、适应。”

  无桩共享单车对于中国是新鲜事物,对于整个世界也同样如此。无论是在共享单车发展较好的荷兰阿姆斯特丹、丹麦哥本哈根、法国巴黎,还是国内的杭州等城市,此前的共享单车都有固定停车位,而无桩共享单车,目前是中国的独创,尚未有国际经验可以借鉴。因此在诸大建看来,“反而是中国应该给世界拿出经验。”

  “动不动就说中国人素质不行,就等于说这问题没治了,我不同意。”诸大建接受《新华每日电讯》采访时明确表示。而只要求企业独自面对,他认为也不妥当,“因为这不仅是商业模式创新,而且是城市的管理制度模式创新。应该以共享单车为例,和提高政府有关部门的现代化治理能力结合起来,加强我们的城市治理效率。”

  北京市海淀区地铁10号线西钓鱼台站C出口,位于阜石路主马路的拐弯处,临近昆玉河畔。从去年夏天开始,总有共享单车在该站马路两边围栏胡乱停放,甚至出现因胡乱堆积导致破损的车辆。

  2月20日前后,负责该片区的甘家口街道办事处城管科,不仅在附近马路两侧,每隔10米就安装了劝导人们规范停车的指示牌,还每天在该站附近派3至5名安保人员巡逻,指导过往路人将共享单车停到附近指定车位。如果实在劝诫无效,安保人员就等使用者走后,自己将车按规定码放整齐。

  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这种有序管理和拓展规划公共停车空间的具体行为,在诸大建看来,对于解决共享单车违停造成的一系列不良后果,将起到有力的规范作用。

  至于惩戒破坏行为,诸大建赞成摩拜信用积分的方法,并建议进一步加强,建立起一整套互联网信用体系。比如共享单车不同企业间的信用信息共享,并与交通部门、公安部门,甚至信用卡挂钩。一旦被举报不文明使用共享单车,累积到一定程度,就不能贷款、不能买车等生活各方面都会受影响,恶意破坏者就不敢肆意妄为了。

  无论如何,摩拜和OFO都明确表示,不会因为现有的不文明用车现象,就在未来将“无桩”退化成“有桩”。史少晨也再三强调,OFO的口号是“随时随地有车骑”,他们会通过建立信用机制,加强技术升级和用户教育等手段,培养良好的使用习惯。邢林也表示:“我们相信,好的技术和制度,会引导大家共同维护共享单车文明运营秩序。共享单车的发展,在于疏、正面引导,而非堵。”

  “共享经济是一种信用经济,提出了这样一个议题:中国人的信用如何从熟人社会走向生人社会。可能很多人此前都还没有准备好。但现在随着共享单车的出现,它摆在我们面前了。只有不断去思考化解方案,积极地应对,整个社会才能进步。”诸大建指出,“单纯用素质来解释,是不作为。”(记者尹平平,实习生孙楠、曾宇清、陈晶)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4

本文相关推荐

精彩图集

精彩文章

刘芳:女军人执行任务类型越来越多样化

刘芳:女军人执行任务类型越来越多样化新华网北京10月22日电十九大新闻中心22日在梅地亚中心二层新闻...

10月23日 07:41

日执政联盟在众议院选举获胜 超三分之二议席

日本执政联盟在众议院选举中获胜新华社东京10月23日电(记者姜俏梅)截至当地时间23日凌晨3时,日本...

10月23日 07:37

回首五年,中国共产党如何超越自我?

2017年10月18日上午,举世瞩目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隆重开幕。2200多名党代...

10月22日 20:41

【重点】十九大报告中的33个“最”

十九大报告中,共有33个“最”字。有时还几个“最”字连用,气势如虹,意味深长,更让我们看到中国共产党...

10月22日 19:05

十九大报告 习近平提到这些民生干货

央视网消息:2017年10月1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隆重召开,习近平代表第十八届...

10月22日 14:59
oumin@189.cn kanmiaochen@21cn.com liyg@21cnsales.com ibm2012cd@21cn.com Athena_1a@21cn.com 1994004509@qq.com Athena_1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