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高管开始流行禁食 辟谷到底有用吗?

摘自: 网易网站| 2017-09-08 10:51:16| 作者:晗冰

硅谷高管开始流行禁食 辟谷到底有用吗?

  网易科技讯 9月7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硅谷很多高管开始流行间歇性禁食计划,一周有数天不进食听起来似乎有点极端,他们是疯了吗?前一天,当他在旧金山使命区的一间菲利·李宾(Phil Libin)上次进食还是在前天,当时他在一家餐厅吃了烤鸡肉。而下次进食将是在三天以后的星期四晚上,他预约了当地最有名的一家寿司店。而在中间这四天中,他只喝水,咖啡和红茶。

  在过去八个月中,这位Evernote的前任首席执行官、人工智能工作室All Turtles的现任首席执行官常常禁食,两次进食的时间间隔往往持续两到八天。他的体重已经下降了90磅,自己将禁食行为称为“脱胎换骨”。

  “有一种温软的幸福感。我的心情好转,我的注意力更加集中,能量供应不断增加。我觉得自己更健康,这有助于帮助我成为一名更好的首席执行官,“李宾在办公室里边喝咖啡边说,而这只是当天他喝的许多杯咖啡之一。“坚持禁食绝对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三个选择之一。”

硅谷高管开始流行禁食 辟谷到底有用吗?

图示:禁食主义者李宾

  和李宾一样,越来越多的硅谷高管体验了长时间的禁食之后,声称其有诸如包括减肥,心情波动减小以及生产效率提高等种种优点。

  间歇性禁食中最受欢迎的是5:2的饮食计划,人们通常每周进食五天,并在其余两天所摄入食物的卡路里不超过500。然而,诸如李宾等人正在进一步推动这一想法,不再是仅仅将重点放在能量摄取上。

  间歇性禁食的支持者将禁食与生理指标追踪相结合,对包括体内血糖和酮含量等生理指标格外关注。酮是人体分解体内脂肪时产生的化合物,而不是摄入的碳水化合物所产生。

  他们坚持认为,他们所做的不止是节食,而是“生物黑客”。

  生物黑客以及益智医药公司HVMN首席执行官Geoffrey Woo于2017年初带领全公司禁食七天,而他自己组织的间歇性禁食社区WeFast也参加了此次禁食活动,其中成员有100多人。

  一些参与者佩戴了糖尿病患者通常使用的血糖监测仪,使用插入皮肤的针刺探针实时检查血糖水平。他们还测量血液中升高的酮含量,这种状态称为之为“生酮”,确认自己的身体确实在燃烧脂肪。

  Woo表示:“酮是大脑的超级能量。所以体验过禁食的人都感觉良好,包括头脑会变得清醒,这都归功于体内血酮含量的上升。”

  Woo等人希望能够量化禁食对工作效率的影响,因此其格外关注酮和血糖等生理指标同时采用名为Rescue Time来考量个人工作效率,从而将二者数据结合起来进行研究。

  Woo表示, “你或许会认为,七天不吃饭会让你头脑发慌,满心想着食物。但实际上,在禁食两到三天之后,但随着血酮水平的升高饥饿感会逐渐消失。人体会用脂肪这种替代能量来供应大脑和身体消耗。“

硅谷高管开始流行禁食 辟谷到底有用吗?

  图示:HVMN首席执行官Geoffrey Woo

  Woo身高5英尺11英寸(185厘米),体重165磅(约合75公斤),实际上并不需要减肥。但他在一周内下降了12磅(5公斤)。?Woo表示,“我关注的是长寿和认知能力的提高。”

  Woo现在每周连续禁食36小时,每季度进行一次长达三天的禁食。他表示现在能够更好地掌控自己的饥饿感。

  他说:“我们把饮食需要和其他社交需要混为一谈,实际上我们有时所需要的仅仅是散步、交谈或小憩片刻。”

  李宾与通过一个WhatsApp团队分享了他的禁食体验,这个组织名为Fast Club,主要由湾区其他约20名首席执行官和投资者组成。很多成员已经明确表示自己是禁食者,其中包括创投公司Y Combinator合伙人丹尼尔·格罗斯(Daniel Gross)以及LeWeb技术会议联合创始人Loic Le Meur。

  2016年12月,Le Meur将李宾带入了禁食的大门。他们在喝咖啡时的谈话改变了李宾。当时李宾的体重约260磅,是有史以来最重的时候。而Le Meur当时正处于禁食的两天半。

  “听起来很疯狂,”李宾坦言,“所以我回家,从搜索引擎上读了一大堆资料,想证明Le Meur的行为是错的。但是我做了调查研究之后,发现所做的一切是合理的。“

  所以他也尝试了一下。

  “我第一天觉得饿得要死了。第二天也一样。但是当第三天我醒来后,感觉比前面20年都要过得好,“他说。

  关于禁食对身体的影响有很多科学研究。每年都有数十篇论文显示空腹如何有助于增强免疫系统,抗击早期糖尿病,甚至是延缓实验小鼠的衰老。

  然而,也有证据表明,如果放任自流,禁食可能是危险的。如果不摄取钠,镁和钾等必需矿物质,就有心脏衰竭的危险。长时间的禁食会增加受感染的风险,并会加剧肾脏功能不全的严重程度。

  旧金山的饮食失调专家Shrein Bahrami担心持续禁食是“不吃饭“的另一个噱头。

  她说,“过度关注对生理指标以及食物摄入,如果其成为常态后,很难辨别痴迷和正常的界限。但是饮食失调的人面对食物和自身形象时通常会有罪恶感等负面情绪,这与李宾和Woo等人的体验不符。”

  她说:“如果你打算延长禁食时间,我个人持反对意见。你最好咨询一下医生。”

  八个月后,禁食对于李宾来说已经是易如反掌。他经常参加晚宴时只是喝水。

  “人们通常认为这是一种折磨,但实际上真的很愉快。我能够互动,我可以看到食物,闻到香味。所有这些都很愉快,“他说。 “我常常是没吃什么,就有一种饱腹感。”

  那么他会分开结账吗? “我已经这样做了,是的。“李宾坦言。?

  Woo创办的WeFast社区现在拥有超过6,000名成员。参与者讨论关于禁食和自己的体验。?WeFast社区也会组织线下活动,每月都会在旧金山举行一次聚会,会员们在餐厅里“禁食”。?

  Woo表示,硅谷的禁食群体组成中,二三十岁的工程师居多。

硅谷高管开始流行禁食 辟谷到底有用吗?

  他补充说:“在硅谷和其他竞争激烈的地方,更多的人正在想办法提高工作效率。我们都知道,午餐吃一堆不健康的东西可能会导致下午工作效率降低,但是当有工程师思维的人开始发现这是碳水化合物导致的‘昏迷‘症状时,就会有针对性地着手控制。

  对于利宾来说,禁食是另一个硅谷趋势,与冥想相同,几年前随着顶尖应用程序的创建而受欢迎。

  李宾表示,“主流文化认为所有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你想要减轻压力和焦虑?你可以去冥想。你想多活40年?你可以用禁食做到这一点。“

  “人们所做的80%的事都没有什么用,但是大家还是会去尝试。“

  李宾曾经自诩为“美食家”。而现在他只吃高质量美食,对三明治等快餐不屑一顾。 “我再也不吃那些无聊的食物了。每次把食物放在嘴里,都是一种独一无二的体验。“

  因此他只会吃纽约的百吉饼或是东京的拉面。

  自从今年早些时候,李宾公开宣称自己是一个禁食主义者后,潮水般的提问蜂拥而来。但李宾并不认为禁食会和冥想一样成为主流。

  “听起来太过极端,”他说。 “没有人会被告知冥想对身体有什么坏处。但每个人都会被告知,禁食很危险,也非常困难。“

  而且,如果大家都不吃饭,很多人就无钱可赚。

  李宾表示说:“通常情况下,在这个社会,与根深蒂固的经济利益相违背的事情都很难发展壮大。”

  “你要想禁食,提前是成为一个像我这样的怪人。”(晗冰)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NE061

本文相关推荐

看荐精选

精彩文章

355公里/小时! “复兴号”开启中国高铁新时速

■昨日,G10次复兴号从上海虹桥站驶出。新华社发■体验乘客兴奋地望着列车的时速。新华社发●昨起7对复...

09月22日 12:04

三岁女孩悬挂半空 民警奋力托举20分钟成功施救

■民警黄永志托举20分钟,最终和热心市民一起救下了小女孩。通讯员供图新快报讯记者胡珊霞通讯员巢海文报...

09月22日 12:00

住建部:不在历史建筑集中地区建高层建筑

各地要按照通知要求,进一步做好历史建筑的保护和利用工作,既要保护古代建筑,也要保护近代建筑,既要保护...

09月22日 16:48

这5年,上亿高技能劳动者助推经济转型升级

当前,我国处于新旧经济动能转换期,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要靠上亿掌握知识和技能的高技能人才大军。党的十...

09月21日 05:30

不一样的6.9%:当前这个6.9%含金量更高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分析小组杜飞轮邢伟洪群联金瑞庭2015年全年和2017年上半年,我国国内生产总...

09月21日 05:27
oumin@189.cn kanmiaochen@21cn.com liyg@21cnsales.com ibm2012cd@21cn.com Athena_1a@21cn.com 1994004509@qq.com Athena_1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