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FB越来越占时间,这个人对手机宣战

来源:网易科技| 2017-10-24 08:52:19| 作者:小小

  (原标题:Smartphones Are Weapons of Mass Manipulation, and This Guy Is Declaring War on Them?)

  网易科技讯 10月24日消息,据MIT Technology Review报道,在智能手机时代,应用设计是为了尽可能长时间地吸引你的注意力。你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些手机正通过点击、滑动或通知正在操纵着你。

  特里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认为,这就是数十亿人使用Facebook、Instagram、Snapchat以及Twitter等社交网络的场景,他的使命是引导我们找到潜在解决方案,或者至少让我们承认,这种操纵实际上还在进行。

  哈里斯曾是谷歌的一位产品经理,后来成为谷歌设计伦理学家。他经营着一家名为Time Well Spent的非营利组织,专注于研究技术的成瘾本质,以及如何更好地设计应用。此外,这家机构追求这样的公共宣传和支持设计标准:对人们的生活有何好处,而不仅仅是寻求最大化屏幕时间。哈里斯表示,近来他正试图确认科技行业说服我们花费尽可能多时间上网的方法,策略包括Snapchat的snapstreaks、YouTube和Facebook上的自动播放视频等。

  哈里斯说:“我们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如此的隐蔽。这就像一场公共卫生危机。它就像香烟,只是因为我们努力宣传其带来的好处,人们无法真正看到和承认人类思想同时受到侵蚀的场景。”哈里斯认为,由于科技公司的商业模式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广告收入,因此,把我们退出社交网络、与朋友出去闲逛并不符合他们的最佳利益。

  哈里斯并不是说Facebook(或者其他同类公司)不好,或者我们应该停止使用智能手机。但在科技行业度过了数年之后(他在2011年加入谷歌,当时后者收购了他创立的初创公司——搜索网页公司Apture),哈里斯认为这些公司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社交说服机器,他很关心我们如何使用它们;或者,更重要的是,它们在如何操纵我们。

  这是一个越来越值得关注的问题。尽管移动技术带来了巨大的好处,但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社交网络的使用,包括Facebook、Instagram、Snapchat以及Twitter,可能会带来负面影响,比如增加抑郁或社交孤立的机会。事实上,简单地把手机放在身边都会降低你的认知能力。为了推广这些认知,哈里斯和同事们正共同努力,其中包括风险投资家、Facebook与谷歌早期投资人罗杰·麦克纳米(Roger McNamee)。最近,哈里斯撰文,称自己对这些赚钱行为感到后悔。

  哈里斯也越来越多地参加公开演讲。仅在4月份,他的TED演讲已经被浏览了150万次,此外他也接受《60分钟》栏目的专访。因此,当我(本文作者雷切尔·梅茨(Rachel Metz))第一次见到他时,哈里斯就站在斯坦福大学一个座无虚席的演讲厅前,他在讲台上的演讲题目是“为人类注意力构建的人工智能”。这个特别的演讲厅没有窗户,桌椅不仅很旧,也令人感觉相当不舒服。哈里斯穿着看起来很舒适的衬衫和黑色裤子,在房间一角的一个旧讲台后面显得局促不安。

  但如果从历史角度衡量,这里是哈里斯希望接触人们的最好地方之一:聪明的学生很可能成为未来的技术领导者。对此他从未怀疑过,因为他本身就是斯坦福大学的校友,朋友中也有很多斯坦福大学毕业的科技界名人,比如Instagram创始人凯文·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和迈克·克里格(Mike Krieger)。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哈里斯也有很大魅力,他传递的信息令人感到不安,但却很有分寸。

  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哈里斯始终让学生们关注着科技行业竞夺消费者注意力的方式和吸引消费者的技术。他还阐述事实说,现在Facebook上的人比世界上的穆斯林还要多。他问道:“问题是,一旦你开始垄断人们的想法,这对社会有好处吗?如果哪里出错会怎样?”

  听了他的演讲后,我也产生许多问题。起初,我觉得哈里斯的言论很有趣,但毫无必要,并且有些危言耸听。我已经使用Facebook、Twitter、Instagram以及谷歌很多年,我非常依赖它们,在我每天收集和传播信息的过程中,包括寻找选题、与朋友和家人保持联系、发布孩子的可爱照片和视频以及阅读新闻等等。我在想,这真的那么糟糕吗?我我真的受到了某种程度的控制或影响?

  但在哈里斯在斯坦福大学的演讲之后,我开始更多思考自己如何被吸引观看自动播放的胸罩和鞋子的广告,我确实曾想购买这些东西。当我在智能手机上收到通知,看到某人在我发布在Facebook、Instagram或Twitter上的贴文点赞或转发时,我的感受的确不同。心里确实有点儿沾沾自喜,大脑也有些兴奋,我真的非常喜欢这些感觉。我渴望体验它,甚至上传一张特别可爱的婴儿照片或措辞巧妙的状态更新,并获得其中某些通知后,不可避免地会促使我打开社交应用,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始终坚持在Facebook上点赞照片,在Twitter上转发有趣的花边新闻,然后给这些网络的AI喂食,直到我倒下并死去?第二天,我遇到了哈里斯,并在旧金山的一场寿司午餐上跟他谈了这件事。他没有提供任何简单的解决办法来减轻我的恐惧,但他确实给出了自己的想法:如果Facebook之类的网站并不是想要抓住你的注意力,而是专注于服务社会该多好!

  现在的Facebook已经帮助很多人以积极的方式进行联系和沟通,但它也导致了俄罗斯对最近的美国总统选举的干涉。麦克纳米说:“问题在于,这些都是精心设计的策略所带来的意想不到的后果。”哈里斯想要知道,如果你在Facebook上看到的内容包括让世界变得更好,或者改善你的生活方式,那又会怎样呢?

  在他设想的社交网络中有一种道德信念,Facebook可能会做一些事情,比如提出一些你可以帮助应对气候变化的具体方法,例如将暖气温度调低几度,在屋顶上安装太阳能电池板,或者可能会鼓励你与Facebook上的人会面以讨论政治问题。哈里斯说:“很难想象,因为所有内容都是你可以消化的东西,比如可以阅读的其他文章或观看的视频,但你今天能做的事情却不会让你更接近自己想要的生活。”

  你可能会说,人们已经在Facebook、Twitter、Instagram和其他社交网络上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用点击和选择来表达偏好,包括他们关注的人和新闻来源。但哈里斯并不认为,我们真正控制了社交媒体。他说:“Facebook对我的所有了解可以用来说服我实现未来的目标。它非常强大,它知道怎么能说服我,因为它在过去就曾说服过我。”

  对广告商来说,说服工具可能变得更有影响力了。据报道,Facebook允许品牌通过公开的帖子和评论(没有用户名)来帮助他们瞄准用户。我联系了Facebook,询问它是否在做任何涉及道德说服的工作,但没有得到回应。不过,哈里斯并不只是坐等Facebook的回复。他和麦克纳米正在致力于政治宣传,让人们更加了解主流科技公司对用户的控制。

  麦克纳米说,他们最初的任务是“激发一场对话”,让人们关注互联网平台垄断在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他们始终在和人们交谈,但没有透露这些人的身份。哈里斯希望科技公司的员工也能对他的工作更感兴趣。在某些情况下,这种事情已经发生了,特别是在人们离开他们的岗位之后。哈里斯说:“公司不会改变自己。” (小小)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3

本文相关推荐

看荐精选

精彩文章

诺贝尔奖得主:我相信中国会做得越来越好

热拉尔·穆鲁在北大演讲。新华社记者魏梦佳摄新华社北京10月14日电(记者魏梦佳)“中国这些年这么快的...

10月14日 01:08

网站信息生态指数2018年9月榜发布

10月13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网站信息生态指数2018年9月榜》。评估结果显示:...

10月13日 11:01

周口店遗址发现100周年 世界遗产地获更好保护

新华社北京10月12日电(记者张芽芽)在刚刚过去的“十一”黄金周,周口店北京人遗址博物馆迎来闪亮时刻...

10月12日 13:33

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 改革发展述评之四

2018年9月30日,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举办地国家会展中心(上海)南广场灯光柱亮起,吉祥物进宝的图案...

10月11日 02:30
oumin@189.cn kanmiaochen@21cn.com liyg@21cnsales.com ibm2012cd@21cn.com Athena_1a@21cn.com 1994004509@qq.com Athena_1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