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教授饶毅:欲与崔永元探讨转基因 等一年而不得

来源:凤凰网| 2014-12-15 18:37:27|

  11月24日晚,北京大学博雅文化沙龙组织了一场"透视转基因"的科普讲座,到场的嘉宾分别是原北京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北大生命科学学院教授许智宏、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前院长饶毅教授和前副院长顾红雅教授。三位教授回应了各种有关转基因的尖锐问题。

  演讲怕扔鞋 安保很严格

  活动事先虽有严格的报名确认程序,最终进入会场的观众仍然充满了200余人的会场,很多观众站着听完了两个半小时的讲座。

  与北京大学一般的讲座不同,这次活动除了有严格的报名程序,还安排了特别的安保力量。讲座过程中和讲座后,饶毅都有调侃会不会有观众向嘉宾扔鞋的问题。一方面可以窥见挺转专家留给部分公众的形象,或许也可诠释为三位学者的作为科学代言人的社会责任。

  本次活动共分为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针对"什么是转基因?转基因到底安不安全?"这个问题许智宏院士做了简单的介绍。第二部分:主持人对当今转基因的热点问题对嘉宾进行提问。比如"转基因会不会打破自然界物种平衡"、"转基因的利弊"、"转基因与食品安全的关系"等。第三部分:各位观众针对自己关心的转基因的疑问与嘉宾进行互动。

  许智宏: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20年增长百余倍

  首先针对"什么是转基因?转基因到底安不安全?"这个问题,许智宏院士做了介绍,生物工程与现代农业关系密切,植物是是食物的主要提供者,而许多农作物,如栽培稻是用人工驯化的方式由普通野生植物驯化而来,这经历了长期的选择。经过驯化,番茄果实变大上百倍,马铃薯块茎变大几十倍,黄瓜由苦涩难食变得香甜可口。美国农学家、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Dr.NormanBorlaug将小麦从高秆变为半矮秆,被誉为"绿色革命之父";袁隆平院士培育出具有杂种优势的超级稻,大大地提高了其产量;而小黑麦就是小麦与黑麦杂交的结果。在作物育种的过程中,科学家利用了大量的杂交的方法,这个方法就涉及到大规模的基因转移。总之,今天我们吃的大多数农作物都是人类长期人工选育、转移基因的结果。基辛格说过:"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人类。"

  许智宏还指出转基因技术的应用发展速度很快。全球转基因作物2012年种植面积与1996年相比增长了100倍,生物技术育种效益进一步展现。生物技术成为新兴国家的经济增长点。

  对于转基因技术的安全问题,许智宏提到为评估转基因食物的风险,中国已建成与国际接轨的评价与管理法规体系以及技术支撑体系,从分子特征、食用安全、环境安全方面进行全面评价。经过科学评估,依法审批的转基因作物是安全的,它的风险是可以预防和控制的。美国人每天都在吃转基因食品;已有的严格的科学实验并不能证明转基因作物会破坏免疫系统和致癌;对之前的"先玉335"玉米的"安全事件",许指出"这些不是转基因玉米,根本与转基因无关"。

  饶毅:国外科学家反转基因是为了发文章

  接下来先后是主持人和现场观众的提问环节。大学问将一些重要问答则要整理附下:

  问题:转基因会不会打破自然界物种平衡?改变物种原来特性和代谢?

  顾红雅:这没有必要担心,植物中的叶绿体最早来自细菌,这些基因交流本来就是自然界中存在的。转基因的技术只是有目的转入一个或极少数的基因,进行定向改造,比如青蒿素产量低,转基因后提高其代谢的某个步骤,使之产量提高。这些做法并没有切断转基因植物与其受体植物之间的基因流,产生不了新的物种。

  问题:转基因的弊端有哪些?农作物的抗虫基因,毒蛋白杀死害虫,会不会加快产生超级害虫?

  许智宏:疯长的杂草其实并不是转基因产生的,而是各种大量农药、除草剂的交叉使用,使杂草抗药性增强。中国科学家在温室里做过实验,转基因害虫会比较快产生。但自然条件不会那么快,并且平时会保留一部分非转基因农作物"保护"害虫,害虫还可以跑到旁边的非转基因农田生存。

  问题:有些商家标注花生油不含转基因成分。怎么看?

  饶毅:中国的标记不可靠,中国的官方不可靠,我不相信中国农民,也不相信中国政府。但我相信美国政府和美国科学家。因为我相信转基因原理上没问题,他的危险性远远低于我们坐高铁和骑自行车。

  如果转基因是不安全的,靠标记在中国是没有用的。因为在原理上经过美国批准的转基因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才能安心。目前阶段,中国官方和民间都难建立广泛的信任。我有培育转基因的果蝇,本来想带来现场吃一下,但怕观众恶心就没带来。

  目前标注为非转基因和有机,都是为了抬价。

  许智宏:大豆和向日葵在美国都不标记。标记是不公正的。很多公司标注转基因大豆,但非转基因标注多此一举。

  问题:2014年11月11日欧盟议会的议员通过法令,允许各成员国有权禁止转基因的种植。如何理解?

  饶毅:我认为这是欧盟政府的政治商业阴谋,因为全世界都希望美国农业部要对他进行倾销,欧洲政府领导人和科学家当然知道种植和食用转基因没有安全性问题。

  但是他在民众极左和后现代主义的推动下,他趁机不进口农业产品,他至少是商业得了好处的。中国现在是最愚蠢的国家,我们允许大规模种植转基因棉花,这就证明我们相信种植没有生态风险。允许进口大豆,却不允许我们自己种,商业拱手让给对方。

  顾红雅:转基因种植面积一度世界第二,现在掉到世界第六,落后印度和巴西。

  问题:一个西红柿如何分辨它是不是转基因的?

  顾红雅:称这用肉眼一般是看不出来,转基因食品我们国家是要求标示的;转入的外源基因是可以PCR方法检验出来的;不过转基因的紫色西红柿是可以用肉眼看出来的。

  问题:动物上转基因食品在商业上的应用?

  许智宏:美国的转基因大马哈鱼食品安全已经通过了,但没实行,抓野生马哈鱼的那些人坚决的反对,影响他们的利益。

  饶毅:使瘦肉增加肥肉减少是一个很好的研究方向,目前还没成功。

  问题:如果将来发现转基因有问题,怎么恢复到非转基因状态?如果可以的话或许这样能减少人们对转基因的恐惧。

  许智宏:中国科学家很聪明,早在1950年代就把野生动植物基因保存下来,建立野生动植物基因库。曾有些人对某种氨基酸转基因大豆过敏,科学家立刻终止了这种转基因。科学的本质就是为人类谋福利。

  问题:一些种子飞船到外太空转了一圈,改变了什么?

  许智宏:美国本来就有很多看上去比较大作物,比如辣椒,但这些是不是太空育种还不太清楚。Γ射线处理种子本来就很多。现在转基因需要更多更有目标性的,以反映科学进步。科学家应获得更大的自由。

  饶毅:学生物的都在捍卫转基因,因为大家知道没有问题。我和方舟子十年前都抨击过拿科技搞利益。太空育种是瞎胡闹,很多情况下,飞船就是上了天没事干。太空的特点是放射性多,但这些放射性地球上都可以认为操作,而且成本便宜得多。

  问题:中国转基因作物的知识产权情况?如何看待发改委最近有关放开外资进行转基因研发的举措?中国企业是不是面临外资企业竞争?

  顾红雅:棉花转基因种植我国占主导地位。水稻知识产权限制,还不能商业化。国家投了很多钱,转基因专项投了上百亿,有很多知识产权,就希望政府放开。

  饶毅:我们的这些产权都是山寨的,屏蔽外国,我们专利自己。但长期不用,能堵多久。入关以后不能长此以往堵别人。饶毅:一方面我们的研发要加强,第二是要抓紧应用,还有就是堵住外国的种子不要进来。

  许智宏:允许外资参与研发不意味着外资可以在中国生产和销售种子。中国没有很多自己的技术,形不成很大的产业,中国企业都是小打小闹,中国如果能有政策产生支持更多有能力的企业就好了,但是中国距离这个太远。中国很多企业不爱自己做研发,美国企业研发投入多。中国体制有问题,如果我国相关研发经费的一半由中国企业投资,绝不是今天这个局面。

  目前评估转基因的主要是食品安全部门,情况不是很理想。现在问题是科学家抱怨,发了许可,安检证书,但不能推广。政府主管部门欠缺,长期没有条例出台,很挫伤科学家的积极性。我有一个学生在"大北农"公司,获得了一亿五千万的投资,但还没有相关政策支持。

  问题:科学共同体内部很多生物专家也反对转基因,为什呢?

  饶毅:美国和中国都有一批科学家专门希望找到转基因问题,从而发表一些重要论文。以图爆得大名。我认识一个农科院的研究人员,就有这样的心理。

  问:在转基因的公共舆论当中,一般人选择了主持人而不是科学家。对此作为科学家三位有何感想。在新技术可能带来的风险来讲,很多人会放弃智力努力,这种情况如何化解?

  饶毅:美国也有很多主持人参与公共问题,但他们是会先搞清楚科学,找到清楚的人问明白。中国的主持人是很少的几个人,并且有的人已经失去了信某人找了五个支持转基因和五个反对转基因的,看似平衡,本质却并不平衡。因为做植物研究的人99%都支持转基因,反转的才1%。这样各选五个选择的时候,整个全体都搞错掉了,本身就失去了信用。

  活动结束后,记者就科学问题的公共探讨的问题与饶毅教授进行了交流。他表示希望跟有话语权的、关心转基因问题的专家和知识分子进行探讨。尤其希望能和崔永元先生面对面,并表示2014年初以来多次公开表达与崔永元当面交流的想法,却遗憾没能得到回应。并非常期待在凤凰网大学问沙龙的平台实现对话。

  (责任编辑:HN052)

责任编辑:AP012

本文相关推荐

精彩图集

互动评论加载中…
oumin@189.cn kanmiaochen@21cn.com liyg@21cnsales.com ibm2012cd@21cn.com Athena_1a@21cn.com 1994004509@qq.com Athena_1a@163.com